《魔兽世界》寓言故事

在NGA看到的,收藏了……

一 《滥枪充数》

齐国公会的会长宣王每次raid,都要组齐40人。南郭先生请求入会,宣王看他装备不错,就组他去raid。南郭先生其实是个小白,每次都跟随然后自动射击,从来没人注意到他在划水。宣王给了他很多DKP和装备。

到了TBC,宣王AFK了,闵王当了RL,他喜欢开recount统计每个人的输出效率和方式。南郭先生看到混不下去了,只好退会了。

二 《叶公好环保》

叶公特别善待环保。每次发帖他都慷慨激昂地写道:“环保凭什么不能去KLZ?”“谁不是从环保过来的?”“你们一生下来就T6套吗?”“强力党去死吧!”

次他无意间透露了自己的服务器和ID。有几个环保小白知道了,就去找他:“叶公,你是个大好人,带我们下ZAM吧!”“叶公,你是个大好人,给点G买鸟吧!”“叶公,你是个大好人,加我进你们会去杀蛋蛋吧!”

叶公不堪骚扰,改了名字转服了。


三 《nihilum杀蛋》

nihilum在E3大展上表演Farm一粒蛋。MT拉怪就像磁铁一样稳健,DPS输出就像肖邦的钢琴曲一样有节奏,治疗的反应就像藏羚羊一样敏捷,整个farm过程就像一支圆舞曲一样流畅,又像清风拂过森林一样自然。

暴雪总裁说:“呵呵,真了不起,真是出神入化呀!”

Nihilum的团长放下鼠标,回答说:“我们所爱好的,是‘道’,超过了对操作技术的爱。我们刚刚开始raid时,见到的无非是些boss;3年之后, 就看不见boss了。到了现在,我们用精神感觉而不用眼睛看,双手要停止而精神还在继续。依据天理,砍掉大boss,分配极品装备,连卡我们一周的 boss都碰不到,何况卡到散呢?好的公会一年换一批人,因为他们farm轻松;普通的公会一个月换一批人,因为他们疲劳开荒。而我这个团已经19年了, 开过的boss有好几千了,团员和一开始新组的时候一样。Boss是有弱点的,而团队是没厚度的,用没厚度的去切入有弱点的,必然会游刃有余,因此这个团 19年了,团员的精神就和刚建立的新团一样。虽然如此,每次遇到变态的boss,我见它很难打,就有了警惕,先反复观察,再制定打法,慢慢的尝试,忽然一 下子就过了,像土一样倒塌在副本里,我举着剑站在那里,环顾四周,踌躇满志,然后合影,让团队休息。”

暴雪总裁说:“说的真好!我听了nihilum的话,明白养生的道理了。”

四 《愚公推BOSS》

愚公家门口有2个BOSS,愚公每次出门都要绕着走,有一天愚公决定把BOSS推掉,于是召集全家人推BOSS,泰坦就问愚公你一个人怎么可能推掉 BOSS呢,愚公就说我推不掉,我儿子接着推,儿子推不掉孙子接着推,只要BOSS不脱离战斗,我们使用车轮战术总可以把BOSS推掉的,泰坦被愚公的精 神感动,于是自己把BOSS杀了出装备全给了愚公。

五 《桓温北伐》

带小号刷STSM 赚钱,他刷怪刷的越来越爽,突然想起来自己以前,8大职业刷这里的时候,灭了也开心,一个蓝装也激动不已,而现在只是机械的爆怪,感慨颇多,“游戏如此, 人何以堪,狐死首丘,开80的时候我还会再吗?”失声痛哭,小号见此状,以为精神不好,就没给钱,走了

六 《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叫什么》

在去副本的路上,ZS遇到了MS。ZS说:“你是治疗,我是坦克,如果我们组队,我们就能战胜强大的boss,并获得极品的装备。”于是这两个人就组了一起走向FB,想着怎么去杀boss。

不久,他们遇到了LR。他衣衫褴褛,手里拄着根带刺的拐杖,蹒跚地走着。LR对他们说:“道存在于抗怪和治疗之外,它默默无闻,静如止水;它不追求发视频,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;它不追求刷装备,因其自身完整圆满。道就是放风筝。”

ZS和MS听了,自觉惭愧,便各自下线了。

七 《不吃嗟来之食》

联盟版

LM闹饥荒,一个兽人在加基森门口摆了个摊卖烤鹌鹑,这时候一个人类MM路过,兽人觉得她可怜,拿起一只烤鹌鹑说:喂,来吃。
人类MM看了看说:我不吃嗟来之食,于是饿死了。

部落版

BL一个村子闹饥荒,一个人类MM在藏宝卖烤牛排,见一个牛头人路过,便说:喂,来吃。牛头一看是牛肉,不忍心吃同伴的肉,于是饿死了。。

八 《两小白辩OMM》

Edwin东游,遇到了两个小白在争论。

小白A说:“OMM深呼吸是因为人多太密集了,不然为什么我们组40个人去就不停的深呼吸,组20个人去就很少呢?”

小白B说:“不对!OMM深呼吸是因为人少DPS不够,不然为什么我们组40个人去,只出1次呼吸就打下来了,组20个人去就不停的深呼吸呢?”

于是他们去问Edwin。结果Edwin也回答不出来。

两个小白笑道:“谁说你知道得多呢!”

九 《庄子篇》

庄子被盗号,装备全无,惠子吊之,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。

惠子曰:“这些装备陪伴你这么多年,死不哭亦足矣,又鼓盆而歌,不亦甚乎!”

庄子曰:“不然。是其始死也,我独何能无概然!察其始而本无装备,非徒无装备也而本无形,非徒无形而本无气。杂乎芒芴之间,变而有气,气变而有形,形变而有装备,今又变而之无,是相春秋冬夏四时行也。装备且偃然寝于巨市,而我嗷嗷随而哭之,自以为不通乎命,故止也。”

十 《智子疑邻》

星辰和第七天堂的FD争夺战已经到了最后阶段,双方都down了主母和议会,准备向蛋蛋发动最后的冲击。这时一种新的盗号木马出现在网络上。星辰的一名 FS说:“赶快都去打补丁,不然必将被盗号。”隔壁FWQ的第七天堂公会RL也这么说。结果星辰的2T果然被盗号,导致蛋蛋FD旁落。星辰的人都夸自己会 的那个FS聪明、有远见,而怀疑第七天堂的人暗中盗了他们的号。

十一 《自相矛盾》

有个人在暴风门口卖装备,他拿起一把无坚不摧之力说:我的武器是最锋利的,任何盾都打的破。然后又拿起一个无法撼动之物说:我的盾是最坚固的,任何武器都打的破。旁边一矮子就笑他:如果你右手拿无坚不摧之力,左手拿无法撼动之物,二者相拼会怎么样呢?
卖装备的大笑:哈哈SB了吧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,无坚不摧是双手,拿了就不能拿盾了。

十二 《黔驴技穷》

过去贵州(黔)这个地方没有风剑。有个多事的人xx打了一头风剑,却没有什么用处,就把风剑放到背包里。

一只老虎看见了风剑,以为这个躯体高大的家伙一定很神奇,就躲在树林里偷偷观察着,后来又悄悄走出来,小心翼翼地接xx,不知道风剑子的底细。

有一天,xx叫了一声,大虎大吃一惊,远远躲开,以为风剑要咬自己了,非常恐惧。然而,老虎反复观察以后,觉得风剑并没有什么特殊本领,而且越来越熟悉风剑的外表了。

老虎开始走到xx前后,转来转去,还不敢上去攻击风剑。以后,老虎慢慢逼近风剑,越来越放肆,或者碰它一下,或者靠它一下,不断冒犯它。xx非常恼怒,就用蹄子去踢老虎。

老虎心里盘算着:“你的本事也不过如此罢了!”非常高兴。于是老虎腾空扑去,大吼一声,咬断了xx喉管,啃完了风剑的肉,才离去了。

唉!那xx的躯体高大,好像有德行;声音洪亮,好像有本事。假如不显出那有限的本事,老虎虽然凶猛,也会存有疑虑畏惧的心理,终究不敢攻击它。现在落得如此下场,不是很可悲吗?

十三 《鹤蚌相争》

五人小队,进入副本开搞。出了极品双手武器。
战士:让我,让我让我让我。
骑士:凭什么,每次下副本都没我的,凭什么好武器都你战士拿。
战士:滚一边奶去吧,这不是你拿的东西。
骑士:#¥%……—*()去你*****的。

ROLL:
法师:放弃。
盗贼:贪婪(97点)
骑士:需求(72点)
战士:需求(79点)
猎人:需求(100点)

战士:SB猎人,吗比的,劳资去奥刷你一星期。
骑士:哈哈~~~~
猎人一言不发,退组,炉石之。

十四 《狐假虎威》

有个小白想加入EE工会,Drakedog说你装备一般,有什么资格加入我们会?小白说,我是全服最强悍的PK高手,对面联盟看见我就会吓跑,不信你跟我 去奎岛转一圈。”DD将信将疑,就跟着去了。去了岛上,那小白果然走到哪里,哪里的LM们就恐惧的赶快上马跑掉。小白说:“这下你相信了吧,我是PK之 王,谁敢不怕我?”

十五 《烽火戏诸侯》

某团工会新加入一MM,极会撒娇,会长甚宠之。
一日,MM对会长说:会里的人怎么好象都挺讨厌我的啊,我说话他们都不搭理我,有什么办法整整他们啊,这样下去我呆在工会有什么意思啊。

会长深思片刻:我有一个办法了。看我的吧。

晚上副本时,40人整装待发,进行到BOSS跟前,在BOSS还差15%的时候会长忽然停止了给MT加血。结果人仰马翻,尸横遍野。

最后会长给MM释放了一个神圣干涉,然后躺地下密MM:这情形壮观吧,你以后别开心了,有什么事我给你出气,晚上打车来我这吧•#¥%……—*+。

次日,MM的密友向工会告密,结果次日下午,工会只剩2人:会长,MM

十六 《画蛇添足》

有一次下副本出了大水书,5个法师都想要,但是互相都不服气,于是RL提出,对面有5个怪,你们各自去SOLO,谁先打完谁拿。于是法师们开始打怪,有个 法师A很厉害,打到怪只有1点血了,看到其他人还手忙脚乱的打到半血,就说:“哈哈 我把怪羊几次只怕你们还打不死。”于是就把怪羊了。不料,怪被羊后又回到满血,那法师A正在打,突然看见法师B把怪打死了
法师B获得了[造水术:XXX]
于是说,本来是我先打死的,只不过变羊玩罢了。法师B说,本来就是比谁先打死怪,你羊它干什么呢?
法师A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拿走大水书,后悔不已。

十七 《狐狸和乌鸦》

一天,狐狸和乌鸦一起去海山raid。狐狸发现自己的DKP比乌鸦低5分,怕出了[混乱风暴]被乌鸦秒了,很着急。它眼珠一转,就M乌鸦说:“亲爱的乌 鸦,您好吗?”没有回答。狐狸只好赔着笑脸:“亲爱的乌鸦,您的孩子好吗?”乌鸦回:“……”,然后就没有下文了。狐狸摇摇尾巴,第三次说话了:“您的衣 服真漂亮……嗓子真好……,可以给我唱首歌吗?”乌鸦飘飘然了,就在UT里唱起《两只蝴蝶》来。队员一分心,没加上MT灭团了。RL愤怒地在团队里大 喊:“刚才哪个SB唱歌?扣50DKP!!!举报的有奖!!!”

十七 《2区猛于虎》

孔子路过6区见一FS痛哭,于是上前问:见你如此痛哭,到底是为什么呢?FS曰:这里排战场太慢。孔子曰:为何不转2区?FS哭道:至少这里更新的快……….

十八 《指熊为豹》

一天,赵高牵了只熊到秦二世面前,说:“献给陛下一只豹。”

秦二世一看,心想:这哪里是豹,这分明是一只熊嘛!便笑着对赵高说:“丞相搞错了,这里是一只熊,你怎么说是豹呢?”

赵高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:“请陛下看清楚了,这的的确确是一只豹。”秦二世又看了看那只熊,将信将疑地说:“豹怎么会这么肥呢?”赵高一看时机到了,转过身,用手指着众大臣们,大声说:“陛下如果不信我的话,可以问问众位大臣。”

大臣们都被赵高的一派胡言搞得不知所措,私下里嘀咕:这个赵高搞什么名堂?是熊是豹这不是明摆着吗!当看到赵高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,两只眼睛骨碌碌轮流地盯着每个人的时候,大臣们忽然明白了他的用意。

一些胆小又有正义感的人都低下头,不敢说话,因为说假话,对不起自己的良心,说真话又怕日后被赵高所害。有些正直的人,坚持认为是熊而不是豹。还有一些平时就紧跟赵高的奸佞之人立刻表示拥护赵高的说法,对皇上说,“这确是一只豹!”这时这只熊变了豹,群臣愕然。

事后,赵高通过各种手段把那些不顺从自己的正直大臣纷纷治罪,甚至满门抄斩。那只熊变成了鸟飞走了

十九 《风蛇一梦》

64级时,范达尔鹿盔游达纳苏斯,在酒肆遇见一位德鲁伊在墙壁上题诗,范达尔鹿盔见他状貌奇古,诗意飘逸,问他姓名。羽士说:“我是云房先生。居于灰谷,你想跟我一起去吗?”范达尔鹿盔凡心未尽,没有答应。这位云房先生就是玛法里奥。

到了晚上,玛法里奥和范达尔鹿盔一同留宿在酒肆中。云房先生独自为他做饭,这时范达尔鹿盔睡着了,他梦见自己练到了70级,竞技场得意,世界BOSS的 FD尽收囊中,极尽荣华;忽然被指控骗卡JJC刷分副本用BUG,装备被没收,工会解散,到老后了然一身,穷苦潦倒,独自站在风雪中发抖,刚要叹息,突然 梦醒,玛法里奥的美味风蛇还没搓好,于是玛法里奥题诗一首“风蛇犹未熟,一梦到华肴”。

范达尔鹿盔惊道:“难道先生知道我的梦?”玛法里奥道:“你刚才的梦,生沉万态,荣辱千端,五十年如一刹那呀!得到的不值得欢喜,失去的也不值得悲,游戏 就像一场梦。”于是范达尔鹿盔下决心遂弃家拜玛法里奥为师,入翡翠梦境修道。吕洞宾终于练就了72变,斩妖除害为民造福。

二十《井底之蛙强力党》

有一个强力党长年住再KLZ里。他对自己的装备满意极了,一有机会就要当众吹嘘一番自己的强力。有一天,他蹲在KLZ门口上正闲得无聊,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一个战士路过。

强力党赶紧扯开嗓门喊了起来:“喂,战士兄,请过来,快请过来!”战士走到KLZ门口。强力党立刻打开了话匣子:“今天算你运气了,我让你开开眼界,参观 一下我的KLZ装备。你大概从来也没有见过这样强力的装备吧?”战士探头看了看强力党的装备,王子匕首 T4手套 T4头… 。

战士皱了皱眉头, 强力党根本没有注意战士的表情,挺着大肚子继续吹嘘:“穿着KLZ的装备,我牛极了!YX副本从来都是组强力队去 这样的装备可以算到顶了吧。战士,你不想混身KLZ装备穿穿么?”

战士问青蛙:“你听说过太阳井、黑暗神庙、海山、毒蛇没有?”青蛙摇摆头。战士说:“太阳井、黑暗神庙、海山、毒蛇 乃是T5T6级别的副本 掉落装备比KLZ强上不止1、2个等级 强力党听傻了,鼓着眼睛,半天合不拢嘴。

二十一 《东施效颦》

暴风城有个漂亮的人类MM,十分漂亮,就是有心口疼的毛病,走路时总捂着胸口,反而有种娇柔的女性美,更使人怜爱。
奥格瑞玛有个女兽人,长的很丑,他听说人类MM的事后,也学人类MM的样子,结果把人全吓跑了。

二十二《庄周梦SS》

庄周有一次刷战场累极了,趴在键盘上睡着了,做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张着一对翅膀的亡灵术士。

醒来以后,他望着电脑里自己的角色,喃喃自语:“哎呀!到底是庄周做梦变成了亡灵术士,还是亡灵术士喝了昏睡药水变成了庄周呀?”

二十三《按图索强力》

小白开组KLZ强力团,大白谓之曰:“吾乃强力团,欲附者必先观其装备而组之.”小白求教,大白遗其秘籍一本–《KLZ装备全集》.
顷刻,2FS求组,命其贴武器以观之,A FS 贴之“混乱风暴”,小白遍寻秘籍不见其踪影,遂面露不屑;“尔持无名之刃,涂成紫色欲蒙吾之眼,可笑矣!”乃拒之.待见B FS 所贴,眼前一亮,此非王子匕首矣? 速组之,大呼:“君乃真强力矣!”

二十四 《南辕北辙》

一个侏儒正在打快,突见一个矮子骑着只羊从湿地往ALX高地方向走。
侏儒问矮子你要去哪?
矮子说我要去JJG。
侏儒就说去JJG应该往南走你怎么往北走呢。
矮子说我的马是千G。
侏儒说马再快你方向走反了呀。
矮子又说我号里点卡多。
侏儒说你的马再快,你点卡再多,可是你只会离JJG越来越远

二十五《鲲鹏》

在遥远的北海有一种鱼叫鲲。鲲很巨大,不知有几千码长,当它的头在诺森德的凛风海湾出现时,它的尾巴已经伸到了奎尔萨拉斯。它可以变化成一种巨鸟叫作鹏,当鹏张开双翅时,它的影子遮蔽了从安多哈尔到斯坦恩布莱德的天空。

这只鹏飞过艾泽拉斯大陆,带来了“暴雪蓝贴”的消息,像蜻蜓点水一样把那些新的天赋技能、buff、nerf等等消息丢在了千千万万玩家的中间,然后这只鹏驾着风,背着蓝天,返回了暴雪总部。

小白们畏惧地看着这些消息,因为他们根本无法理解;老手们看了消息后,便在NGA上或欢呼或哀鸣,并互相喷得脸红脖子粗;而高玩们依然在他们的电脑前做着自己的事情,因为他们根本不关心一个个版本又更新了。

二十六 《买椟还珠》

甲君初入山口山,偶获一黎明石,见其蓝,深以为宝,欲高价以众,遂清其仓,卖其甲得2G购得亚麻布些许,习得裁缝技能,终制得亚一麻布包以盛之。

闻得铁炉堡乃富豪群居之地,欲往,其路途之艰险不亚西游,然甲心之坚亦不亚唐僧,直让旁人唏嘘。费二日拖尸百次终至,虽身疲惫,然斗志高昂。甲深知,兵欲 善其事必利其器,遂拖疲惫之躯遍历铁N圈(其间获山口山终极奥意:灵魂状态而寻路,大善也!!!!),终觅得一宝地!!

其后数周,铁堡铁桥处出现了一位奇人,他是那么的特例独行(仅着破烂布衣一件,乃甲亲手缝制),他是那么的神秘(席地而坐,身前永远放着一个透着幽幽蓝光 的亚麻布包),他是那么的高傲(无论别人的问题是什么,他的答案永远只有一个:识货的拿走,“钱留下”)。甲之名传遍了地球和外域,引众多人回铁观光,其 中不乏BL的”拖尸旅游观光团”。

铁桥上人来人往,有低声询问的,也有大声嘲笑的,更多的只上一匆匆而过,他知道那是奔着他身后的AH去的,那是个卖东西的地方,只要把想卖的东西放进去就 可以回去睡觉了,等着起来收钱了,但是读书人的矜持让他不忍宝贝在他这里埋没。甲君还是铁桥上,身前还是放着那个透着幽幽蓝光的麻布包,一天又一天,直 到…..

一个骑着铁甲怪兽的侏儒来到了他的身前,

二十七 《退避三舍》

某猎人打战士的时候,决斗旗倒数到3.2.的时候他就开始迎着战士的反方向开始跑。
他的宝宝非常不解,就问:“主人,为什么你不过去杀死他,却如果懦弱的非要逃跑呢?还把我彪到了被动状态,让我空有一身力气却使不出去!再这样我就不跟你混了!”

猎人说:“宝宝啊,你不知道,当年我跟战士决斗的时候就悟出了不能跟他距离太近,否则会被冲锋到的。”
然后他们还装作很仓皇的样子。

退了大约三十码的时候,猎人突然来了个回马枪,宝宝上去胁迫,然后直接把战士放死了。

宝宝心服口服。从此跟定了猎人。

二十八 《爱屋及乌》

我们公会的会长特别喜欢他手下的一个RL 名字叫 萝莉控,就提升为副会长,结果后来一些不到70级的名字叫LOLI的,萝莉控控的,伪娘的,御姐控的 都成了公会精英了。

二十九 《唇亡齿寒》

血色修道院的狗男女被5个英雄级别的小白打到了脚底板下了。马上就要拿他们开刀了。。

狗男因为站在外面呢,非常害怕,于是就密狗女说:”亲爱滴怀特买恩,我快被打了。。你能99我吗?”

狗女不打理他:“莫个莱尼,老娘可9过你很多次了啊,这次休想!”

狗男很快就被5个小白DOWN了,狗女因为没有9狗男,没过几秒钟就被5个小白轮X了。

临死时候,狗女说:“哎,我现在才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,可惜太晚了,不过偶被J的挺爽,这5个人都比这个莫个莱尼强,我很幸福。”

三十《独木难支》

某次英雄副本,战士总是吹嘘自己装备好操作牛,弄得输出和奶妈们怨气很大,杀boss时奶妈不加血,输出不动手,那战士很快就倒了

三十一《八仙过海,各显其能》

话说某次klz,由于有小白跑得太快引了3批怪回来,众人一看要灭纷纷自救,盗贼消失、猎人假死、法师开门、牧师跟着法师跑了、ss给自己绑了灵魂石、sm看看自己包里的十字章安心地脱光的装备、战士悄悄地对74说:“干涉我,我给你10金”

三十二《老战士见新会长》

T3风剑战士对TBC后的新会长说:公会制度上有问题,过分重用亲友团而不管其他会员的培养,这样下去恐怕公会会解散的。会长回答说:我乐意,海山盘牙都 已经通了,现在忙着开黑庙,我的公会不会解散。T3战士去做日常了,会长说:这些老人就是喜欢这也看不惯那也看不惯,以为TBC前的就了不起啊,也不看看 你自己谁啊!

居十日:T3战士又见到TBC后的新会长,说:你的亲友团天天在外面开G团 玛胖 GLR KLZ 黑了不少金子,这样下去恐怕公会会解散。会长不搭理他。T3战士去做日常任务了。会长不高兴。

居十日:T3战士又见到TBC后的新会长,说:你的亲友团都成了官员,不但压制普通会员,还偷改DKP分数,这样下去恐怕公会会解散。会长又不搭理他。T3战士去做日常任务了。会长又不高兴。

居十日:T3战士见到TBC后的新会长转脸就搓炉石。会长就派人去问T3战士,战士说:问题出在制度上的时候,只要稍加改动,公平分配就可以解决了;问题 出在出去黑G团,批评教育加强管理就可以解决了;问题出在偷改DKP欺压普通会员,严肃整顿杀一儆百就可以解决了;现在三个团队都在亲友团的手中,又干了 那么多坏事,都算在会长头上,没人拥护会长,会长也就没有实际的权利,我也没招了。

居五日,公会两个亲友团成员因为蛋刀大打出手,公会大乱,会长派人去找T3战士,战士早就转F走了,公会后来解散了。

三十三 《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》
ALX正在发生战斗,一个人类战士正在开农场的旗子,却不知道后面有个巨魔LR正在奔袭而来。LR正准备射ZS的时候,却不知道身后有个侏儒贼正准备偷袭他。

侏儒贼刚准备偷袭LR的时候,没注意到上面的SS已经侦测到了他,死亡缠绕已经飞了一半……
这些职业都只贪图眼前的利益,而不顾身后隐藏的祸害。

三十四 《九方皋》

伯乐是[秦国]公会的人事官员。但是,他工作渐渐忙了,上线越来越少。

一天,会长秦穆公对伯乐说:”你现在休闲了,你知不知道还有谁可以负责公会招募方面的事情的?”

伯乐说:”我的好友都是些平庸的人,他们能够说出谁装备好,却不能识别真正的精英高手。我有个整天钓鱼爬山的朋友叫九方皋,他招人的能力不在我之下。请让我把他推荐给您吧。”

穆公召见了九方皋,派他出去招开荒团精英。三个星期以后,九方皋回来报告说:”已经找到了,在[妈妈说如果名字太长那么躲在树后就会被部落发现]那个小公会。”

穆公连忙问:”是什么样的玩家?”

九方皋回答说:”是个人类女。”

加进公会一看,却是个精灵男。穆公很不高兴,把伯乐叫来说:”糟糕透了!你推荐的人事官员,连种族和性别都搞不清楚,又怎么能识别他是不是高手呢?”

伯乐感慨地赞叹说:”九方皋招人竟达到了这种地步,这正是他之所以比我高明千万倍的原因呀。九方皋所看到的,那正是技术啊!他注重观察的是操作,而忽略了 玩家的外表;注意他内在的意识,而忽视了他的种族和性别;只看见了他所需要看的而忽视了他所不必要看的;只观察到他所需要观察的而忽视了他所不必要观察 的。像他这样选出的人才,才是比一般的精英更珍贵的银英啊!”

组进太阳井开荒了,果然是全服少有的强力DPS。

三十五 《伤仲永》

闪金镇有个平民孩子马科伦,世代以种南瓜为业.马科伦长到五岁的时候,不曾见过魔四句法书和魔杖,忽然哭着要这些东西.父亲对此感到惊异,从暴风城的人家借来给他,他当即吟唱了一段咒语,并且召唤出了一块香喷喷的魔法粗面包.

从此有人指定要魔法面包,他能立刻完成,面包的种类和花样都有值得称道的地方。乡亲们把这个面包带给银月城的大魔导师看,他赞叹不已,说这个孩子有潜力,好好培养可以成为安东尼达斯那样的伟大法师。

同城的人对他感到惊奇,渐渐地请他的父亲去作客,有人用钱财和礼物求马科伦做面包.他的父亲认为那样有利可图,每天牵着马科伦四处售卖魔法面包,不让他到外面增长见识学习更多的魔法.

我听说这件事很久了,乌瑞恩执政的第三年,跟随先父回到家乡,在斯通菲尔德舅妈家见到马科伦,他已经十二三岁了.叫他制作魔法羊角面包和魔法冰川水,他已 经无法做出来了.再过了七年,我从外域回来,又到舅妈家,问起马科伦的情况,舅妈说:”他才能完全消失,就和普通人一样了.”

大魔导师后来说:马科伦的通晓、领悟能力是天赋的。他的天资比一般有才能的人高得多。他最终成为一个平凡的人,是因为他没有受到后天的教育。像他那样天生 聪明,如此有才智的人,没有受到后天的教育,尚且要成为平凡的人;那么,现在那些不是天生聪明,本来就平凡的人,又不接受后天教育,想成为一个平常的人恐 怕都不能够吧?

三十六 《三季稻传》

一个冬季的黄昏,一个很低调的法师三季稻看见一个28J联盟暗夜德在杀一个20J的小牛头萨满,于是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,大火球暴击10834!
三季稻很奇怪,这么会打了这么高的DPS呢。于是以后逢联盟小号他就打,逢联盟小号他就打,可是再也没有打出这样高的数字了。

因为三哥经常这样杀,联盟见之都闻风丧胆,不敢侵扰奥格瑞玛。并称之为:三哥三季稻!!

有诗为证:但使艾萨拉三哥在,敢让联盟吓破胆!

由于三哥如此强悍,他所到之处,都跟随着一群部落小号;并经常组建成一只“三个游击队”。

有一回,联盟一个团袭击三哥游击队。三哥游击队全军覆没;连三哥自己也被守尸;

三哥凭一身好功夫也未能杀出重围,最后只好复活虚弱。

此役三哥元气大伤,他的游击队员也全部抛弃了他。他最后几乎一直都是一个人在战斗。

然而凭借三哥的无敌杀小号神功,第二支部队还是组建起来了;

公元2019年夏天,一个将军带领几个团攻打暴风城杀伯爵,三哥部队是前锋,

然而三哥当年沉溺于JJG,艾尔文,却不知道暴风的路,结果在大教堂门前全军覆没,三哥凭闪现术和铁皮手雷逃出生天。

当日奥格瑞玛会审时候,三哥曰:众哥们无罪,乃我自失道。于是删号自尽。

当是时,奥格瑞玛降半旗致哀,部落全族为之唏嘘,为之垂泪。

太史公曰: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三季稻君就是这样的人啊。哎。。痛哭中。。。

三十八 《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》

塞翁被盗号了,朋友们都来安慰他,

塞翁却说:“谁说这一定不是好事呢?”

一个月后,被盗的G和材料果然从邮箱里退回来了,还多了不少别人的材料,朋友们都来祝贺他,

塞翁却说:“谁说这一定不是坏事呢?”

有了大量的G以后,塞翁天天去混G团不参加活动,结果被公会开除,朋友们都来安慰他,

塞翁却说:“谁说这一定不是好事呢?”

不久,9C开始严打bug牟利行为,原公会大部分人因为用KLZ歌剧bug刷牌子而被封永久,塞翁由于没能参加活动,保住了自己的帐号。

三十九 《不耻下问》

一个外国留学生为了提高自己的汉语水平而决定玩CWOW。一天,他看见两个人在奥门口PK,输了的人说:“我操!”他感到很迷惑,因为老师没有教过这个 词,于是他查了《现代汉语辞典》,发现“操”是训练的意思,他想:原来那个人的意思是自己还需要更多的练习,中国玩家真是又谦虚又有文化啊。

又一天,他和小号组队练级,小号被怪杀了,然后说:“日!”留学生感到很疑惑,他为什么要说日呢?又查了查字典,日就是太阳的意思,他于是想:原来小号躺地板的时候也不忘记享受加基森温暖的阳光,中国玩家真是又乐观又有文化啊。

又一天,他组了5个人下副本,一个ZS把DZ的皮甲抢了。两人争吵几句之后,DZ说:“煞 [防过滤] 笔”,就退队走了。留学生感到很疑惑,这个词又是什么意思呢?他查词典也查不到,就去图书馆借了《康熙字典》《说文解字》,终于发现,“煞”在文言文中是 停止的意思,DZ的意思就是我们停笔吧,不要再吵了。哇!中国玩家不但有文化,而且素质真高,比我们美服的强多了!回去一定要好好宣传一下!他羡慕地想。

四十 《两个鸦人》

鸦人兄弟俩同住在一个鸦巢里。

有一天,鸦巢破了一个洞。

大鸦人想:“老二会去修的。”

小鸦人想:“老大会去修的。”

结果谁也没有去修。后来洞越来越大了。

大鸦人想:“这一下老二一定会去修了,难道窠这样破了,它还能住吗?”

小鸦人想:“这一下老大一定会去修了,难道窠这样破了,它还能住吗?”

结果又是谁也没有去修。

一直到了严寒的冬天,西北风呼呼地刮着,大雪纷纷地飘落。鸦人兄弟俩都蜷缩在破窠里,哆嗦地叫着:“冷啊!冷啊!”

大鸦人想:“这样冷的天气,老二一定耐不住,它会去修了。”

小鸦人想:“这样冷的天气,老大还耐得住吗?它一定会去修了。”

可是谁也没有动手,只是把身子蜷缩得更紧些。

风越刮越凶,雪越下越大。

结果,窠被风吹到地上,两只乌鸦都冻僵了。然后被一个猎人的宝宝吃掉了。

三十九 《亡羊补牢》

从前有一个法师,养了几十只羊,白天放牧,晚上赶进一个用柴草和木桩等物围起来的羊圈内。

一天早晨,这个法师去放羊,发现羊少了一只。原来羊圈破了个窟窿,夜间有豹从窟窿里钻了进来,把一只羊叼走了。

邻居劝告他说:“赶快把羊圈修一修,堵上那个窟窿吧。”

他说:“羊已经丢了,还去修羊圈干什么呢?”没有接受邻居的好心劝告。

第二天早上,他去放羊,发现又少了一只羊。原来豹又从窟窿里钻进羊圈,又叼走了一只羊。

这位法师很后悔没有认直接受邻居的劝告,去及时采取补救措施。于是,他赶紧堵上那个窟窿,又从整体进行冰箱式加固,把羊圈修得牢牢实实的。

从此,这个法师的羊就再也没有被豹子叼走过了。

法师的故事告诉我们:犯了错误,遭到挫折,这是常见的现象。只要能认真吸取教训,及时采取补救措施,就可以避免继续犯错误,遭受更大的损失。

四十 《鹬蚌相争》

第二次兽人战争时,人类、矮人都不是实力很强的国家,然而人类公爵无视对两国虎视眈眈的强大的兽人,却打算出兵攻打矮人。

为了避免一场国破家亡的战乱,矮人的苏代•火锤跑到暴风城去求见公爵,以游说人类与矮人两相和好、共同抗击部落。苏代•火锤对公爵说:“公爵大人您先别谈打仗的事,我且讲个故事给您听:

一只河蚌好久没上岸了。有一天出了太阳,河岸上十分暖和,于是河蚌爬到岸上,张开蚌壳晒太阳。

河蚌只觉得浑身舒服极了,它懒洋洋地打起瞌睡来。这时,一只鹬鸟飞过来,悄悄落在河蚌的身边,很快地用长长的尖嘴伸过去啄河蚌的肉。河蚌猛一惊醒,迅速用力把蚌壳一合,将鹬的尖嘴紧紧地夹住了。

鹬鸟对河蚌说: “我看你能在岸上呆多久!如果今天不下雨明天不下雨,你就会被干死、晒死,到时候,这岸上就会有一只死蚌了。”

河蚌也十分强硬地说: “我看你能饿多长时间!我今天不松开你的嘴,明天也不松开你的嘴,你就会在这里被饿死,到时候这岸上就会有一只死鹬了。”

两个小东西就这样对抗着,谁也不肯相让,真有要拼个同归于尽的架式。

这时,一位猎人走过来,十分轻易地就捡了个便宜,把蚌和鹬都捉住,满心高兴地赶回家去。

苏代•火锤的故事刚一讲完,公爵幡然醒悟。他拍着自己的脑袋说:

“多谢火锤先生的启发,如果我们自相残杀,让部落从中得利,那我们跟这故事里刚愎自用的鹬和蚌又有什么区别呢?”

于是,公爵取消了攻打矮人的念头。

从这则寓言我们应该认识到,有头脑的人不论干什么事情,都要全面、周密地思考一下,权衡利弊得失后再行动。否则,为了一点点恩怨、矛盾而互相争斗,必定会做出鹬蚌相争的蠢事来。

四十一 《此团没黑三百G》

一日GLR G团,由于人员更换频繁,最后分钱时已经每人记得一共卖了多少钱,团长意欲黑G,于是分钱时在总钱数里少算了300,分完钱回城,自己不放心,又在组队频道刷各消费明细证明自己没黑G,结果被中途走的消费指出所标价码不对,结果被众人狂骂。

四十二 《朝烤鹌鹑暮烂掉的羊排》

猎人家里养了4个宝宝,兽栏位置已满。由于要经常下副本修装备,资金紧张,所以本来打算喂给宝宝每天两顿丰盛的烤鹌鹑伙食,现在也缩减成一顿了,

但是为了保持宝宝的战斗力,安抚宝宝受伤的身体和心灵,还是有必要加一餐“烂掉的羊腿的”,

于是猎人把几个宝宝叫过来,问:“主人我现在穷啊,每天只能给你们一只烂羊腿一只烤鹌鹑,怎么样吧!”

宝宝们听了都很郁闷,但是也没招啊。跟着主人混还可以吃到烤鹌鹑,在野外跟那些野兽一起只能吃生肉,想起来都恶心了;最重要的,跟主人混还能有个拉风的名字,靠,在野外只能叫豹啊,熊啊,什么的,太没创意了。

混好了遇到个好爸妈才能叫到断牙,拉克西里之类。我在这里还可以叫变形金刚,克拉克呢!多威猛。

可是宝宝们很聪明,都异口同声的说:“我们不先要一只烂羊腿一只烤鹌鹑,我们想要一只烤鹌鹑一只烂羊腿好啦。”

四十三 《三人成虎》

一日恰逢周二WOW维护,某宅男吧中灌水,忽见一贴喊曰:开服了,开服了!此男心想:现在四更不到,岂能开服?此时又闻一新帖,开了开了!此人此 时半信半疑:莫非今日9C迅速,早早开服?又见一贴,开服了开服了…宅男慌忙点击WOW图标,输入帐号密码,进入服务器列表….空空如也

8 Comments

Add a Comment
  1. 测试获取留言者BLOG上的最新文章

  2. 啊..傻了..竟然用自己个网址…这里借用下pkphp的

  3. 改个名..看看

    CommentLuv最后发表的文章–Gifts on special offer

  4. 服了,前三楼都让你自己给占了,而且还那么自如。

    文章太长了,没看完。留着再看。不过我喜欢。

    1. 呵呵..测试嘛..发觉不是所有博客都支持获取最后文章

      1. 我这个留言,另一个留言就有。跟博客地址没关系。RP!

        soulhuman最后发表的文章–投资状

  5. 我是顺藤摸瓜来测试Commentluv来的。嘿嘿。

    1. 哈哈.正如soulhuman所说,要测试Commentluv,看RP的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猫言猫语 © 2007-2014 Frontier Theme